美文精选网(600.sb294.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九州游戏骰宝玩法:郗崇民 | 过年

申博太阳城官网打不开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3-17 17:0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过年
 
文|郗崇民
 
我们小时候都整天盼望着过新年,一进入冬季,见了大人就常问,离过年还有多长时间。因为到了过年的时候,就能吃上白馍,穿上妈妈亲手做的新棉袄和新棉裤,这也就成为了小孩子们朝思暮想的企盼。
 
还是在上世纪哪个非常苦焦的五六十年代,在白鹿原上的农村,冬季每天只吃两顿饭,早饭是稀包谷糁子就酸菜,偶尔有包谷面做的馍。午饭是在包谷糁里下少得可怜的一些面条,有时也在锅里撒些香菜末,称为包谷糁面,稀得能照见人影。人们就常说这是:早上稀溜溜,中午溜溜稀,晚上想“溜”还没有的。当时几个月漫长的冬季,全村子每家的饭菜几乎都是一样,好像是从一个锅里做出来似的。
 
------
 
一交上腊月,孩子们的脸上个个都洋溢着喜悦的表情。因为吃了“五豆”吃“腊八”,吃了“腊八”就过年呀。有一年吃“五豆”时,我正好在罗家塬的外婆家。早上,几个姨带着我在吃饭前就先把煮有各种豆子、称为“五豆”的玉米粥盛在一个小碗里端着,用筷子把“五豆”给房前屋后的所有柿子树、杏树、桃树还有核桃树等果树身上逐一涂上去,说是这样到了来年,就能结更多的果子。
 
过年前家家户户打扫卫生,称为“扫土”的活动是必不可少的。扫土一般是在腊月二十三日祭“灶王爷”的前几天进行。在扫土前,人们就先要三三两两地去离家十多里地的秦岭脚下一个叫小寨的山坡上挖白土。没有条件去挖白土的人家,就去集市上购买或亲朋邻里送些。白土是一种淡青色泛白的粘土质原料,当年在经济条件落后的农村,都用它来做为粉刷墙壁的涂料。由于涂上后并不太美观,且极易脱落,现在早已弃之不用。有一年,我和二弟一块推着独轮推车,上面放一个笼,带着镢头去小寨挖白土。自己家里刷墙没用完,剩下的白土还推到离家不远的前卫镇上去卖了一块多钱呢。
 
扫土时,要选择一个天气晴朗、无风暖和的日子。一大清早,我们就和大人一起,先把屋里的盆盆罐罐搬到院子里,再把一个扫帚绑在一根长长的棍子上打扫室内屋梁上等地方堆积的厚厚的尘土,扫土这个工作每年都是父亲干。由于是土木结构的房子,室内地面是用粘土压实而成,墙壁也是土坯垒成。平时做饭用麦草或包谷杆做燃料,加之原高风大。一年一次的大扫除,家里灰尘很多,打扫时乌烟瘴气,尘土似浓烟滚滚,从家门和窗户使劲向外涌。跟本看不见人影,扫土的人就像土人一样。灰尘清除后,再用白土水刷墙,一般要连续刷两遍。刷完墙后,最后再将室外的锅碗瓢勺等东西擦洗干净后搬回到屋内去。大人小孩分工明确,各干其事,要整整忙活一天。到傍晚时分,把人一个个都累的是精疲力尽。
 
扫完土的第二天,我们一般都会去离村有十多里地的汤浴去洗澡。村里人都习惯地称到(澡)堂子去。大约夜里三点多,我们就从睡得迷迷糊糊的火炕上被大人从被窝里叫醒,穿上衣服后还没彻底清醒,似乎仍在睡梦中,就摇摇晃晃地跟在大人后面出了村。在如银的月光下,我们迎着刺骨的寒风,向东南方向走下白鹿原,再翻过一个叫嘴头的大土梁,一定要在早上五时前赶到汤浴。 
 
因为在堂子街上有一个公共浴池,每天早上天亮前的五点钟免费开放一次,赶在这个点上来洗澡的人都是为了节省五分钱的门票。当我们走进澡堂子时,里面早已是人山人海,在一个不足十平米左右的浴池内,人多得就像下饺子。一个有许多隔档的大立柜靠墙放着,没有柜门,当然就更无所谓上锁而言。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挡,赶紧脱了衣服放进去。在这里从未闻过丢失东西的事件发生。来这里洗澡的都是普通贫民老百姓,小偷也不会到这里来光顾的。
赤身站到池子边,还是看不见池水,只见人摩肩接踵。好不容易找个空隙把腿插进浑浊的池水中去,人与人紧紧靠在一起,动弹不得。澡堂小小的空间里人声鼎佛,面对面说话,声音小点根本听不见。在昏暗的灯光下,含有浓浓硫磺气味的温泉热气弥漫着整个室内狭小的空间,人似在云雾缭绕之中,虚无飘渺,如梦似幻。
 
好不容易洗完澡后穿上衣服走出澡堂子,身上顿时感觉轻快了许多,好使脱掉了厚厚的盔甲,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人都好像要飞起来一样。回想起上一次洗澡的时间,九州游戏骰宝玩法:已相隔了近半年。哪还是在放暑假的时候,每天午饭后去白鹿原南坡下给生产队里的牲口割草时,我们总要在路过的候家湾村边的大涝池旁把衣服脱后放在岸边,然后就赤条条地钻进涝池的水里去游一会泳,称之为“打江水”。随后才上岸穿好衣服,提着笼去贺家坡等地去割草。
 
每年都是父亲带着我和村里的一些人相约去澡堂子,而我当时真正的兴趣并不是为了洗澡,而是在洗完澡出来后,能在堂子街口的一个小饭馆里美美的饱餐一顿大肉煮馍。为了节省钱,父亲常常是五毛钱买一份泡馍,再多买一个饼。当把馍掰完时,掰好的小馍块在碗里堆的高度已超过碗沿,他把掰好的馍碗递给师傅时就说,放不下就分成两份。不一会功夫,一大一小两碗热气腾腾的泡馍就端了上来,父亲总要先把他大碗里的泡馍和肉给我的小碗里再拨一些,才开始吃。
 
我们吃完泡馍,回家时就顺路去临近的高堡集上转转,哪里是秦岭里各种山货的集散地,名目繁多,应有尽有。许多年货和特色小吃,也都摆在了街道的两旁。我们慢慢地边走边看,并不买什么东西。穿过街道再往回走。到太阳快落山时,我们就上到了白鹿原上,回到大亮村的家里。
 
腊月二十三是祭“灶王爷”的日子,这时候,家家户户都烙饦饦馍,作为灶王爷上天搬粮食时路上带的干粮。而小孩子们高兴的是自夏收后,饿了整整一个冬天,没见过白馍渣渣,到这一天终于又吃上白馍了。但是每人也只能吃一小块饦饦馍,还是不能放开肚皮尽饱吃。
 
从腊月二十八开始,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着蒸年馍,一般是先蒸包子,有萝卜、豆腐、地软等做馅的菜包子和小豆包子等,还要蒸待客吃的称为“蛋蛋馍”的小馒头,以及出门送礼的糕子和油旋馍,供奉先祖的大枣花馍和给客人回礼的小枣花馍更是必不可少。整个村子的上空从早到晚都飘着一股诱人的淡淡的麦香味。我从早上妈妈蒸熟的第一锅馍就开始吃,几乎是每蒸熟一锅就吃一次。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白馍,只感觉到肚皮都撑的痛,但手还是不由自主地向刚刚蒸出来的、热气腾腾的白馍伸去。
 
蒸了两天馍后,自己家里人过年吃的、待客的以及送礼的馍全都蒸完了。这时已到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小孩们虽然什么也没干,就是吃了两天,吃的人困马乏,两个眼皮直打架。但这时是绝不能睡的,因为还有两项重大的“任务”要完成。一是吃肉,再就是午夜时刻放鞭炮。
 
离我家有一里地的前卫镇二、五、八日逢集,父亲早在一周前的逢集日,就在前卫集上购买年货,无非是一些粉条、豆腐、白菜、萝卜等家常菜。还买了一块带肋条的大肉,约有一斤左右重。拿回家后用细绳栓着,挂在厨房上空的一个铁钩上。我有时一个人凝神静气地观看哪吊肉好半天,努力回忆着去年过年时,哪诱人的大肉味道。蒸完馍煮肉食,从锅里随着热气散发出来的一阵阵肉香味,令人馋涎欲滴。好不容易等到肉煮熟了,妈妈把肉捞到案板上,待稍凉会,就开始剔肉上的骨头,我们兄妹五个立即团团围拢在妈妈的周围。这时,妈妈把从肉上剔下的骨头分成五份,每个人拿一块,就急不可待地津津有味地啃起来。等了一年的吃肉程序就这样结束了。而真正的肉是整个过年期间待客用的,我们无缘再享用。
 
到午夜时刻,父亲总会拿出买好的几个鞭炮,一只手拿着炮的后半部飞,另一只手拿着一只点着的香,对着炮捻子点着后,只听随着燃烧嘶嘶地响。快着完时,我们本能地赶紧用双手捂住耳朵,父亲把炮向空中仍去,火花伴随着炮声在夜空中闪耀,每年父亲都是放两三个炮。这时,村子里也不时地响起稀稀拉拉的鞭炮声,新的一年开始了。
 
------
 
大年初一早上,我们都早早地从火炕上爬起来。因为新年头一天早起,一年都会勤快。穿上奶奶早已暖在被窝里热乎乎的新棉衣,这是妈妈整个寒冷的冬天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的辛勤劳作。新的惊喜马上就出现了,父亲开始给我们散年钱,一个彻底的无产者终于又见到钱了。我父亲当时是村里的会计,他利用工作之便,提前就换好了面额为一分钱的黄颜色纸质人民币,每人十张。我们拿着这些嶄新的连码年钱,个个高兴的手舞足蹈。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还珍藏着当年父亲给我的部分年钱。他老人家已于前年作古,新年之时,又怀念起父亲,不由使人泪流满面。
 
正月初二,妈妈就带着我们兄妹几个去外婆家拜年,这天去的还有巩村我二姨一家。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习惯,过年出门要在亲戚家吃两顿饭。早饭一般是在上午的九点半左右,一般人家都没有专门吃饭的餐桌。加之天寒地冻,家里走风漏气,又无什么取暖装置。客人一到,就赶忙先招乎让坐在火炕上。吃饭时,在火炕中间的被子上放一方型木盘来作为临时餐桌,客人在炕上腿盖着被子,团团围成一圈;大部分人家早上待客都是吃甑糕,再上一盆大烩菜。下午2时许是午饭时间,一般吃菜馍。馍是自家蒸的蛋蛋馍或糕子,菜也是萝卜、豆腐、粉条之类的家常菜,就是后来发展定型的所谓蓝田有名的“九大碗”。过年喝酒是必不可少的,家家都用大包谷糁做甜酒,称为“醪糟”,当年白糖奇缺,一般在里面放些糖精来调味,这是妇女和儿童最喜欢喝的。成年男人喝白酒,都是在村里的小卖部打的散白酒。一张饭桌通常是一壶酒,一只酒杯,从年长者开始,顺时针轮着喝。
 
我妈为老大,她有四个妹妹。当时老三已参加工作,老四老五正在上学。1963年过年时,已参加工作的三姨,从单位拿回一台135照像机,吃过早饭后,带我们到屋后边的土崖上,照了一张黑白合影,这是我有生以来照的第一张照片,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
 
我们把走亲戚都习惯称为“出门”,哪是最高兴的事。因为在家里,若来了客人,只能由爷爷奶奶陪客,我们就只能当“服务人员”,眼睁睁地看着客人吃着“专供”的饭,虽馋得不行,却也不能享用。当年招待客人的凉菜也仅仅是一盘杂以红萝卜粒的煮熟的黄豆上放几片自制的冻肉。如果是“出门”,也就成了座上宾。所以,我们都特别喜欢“出门”,更愿意和妈妈一块到外婆家去。但有时多家“门”要同时去“出”,就需兵分几路。哪时候,我妈常让我二弟到徐家河我舅爷家去拜年,他虽然也渴望和妈妈一块去外婆家,但还是服从大局。记得有一年过年,我们去外婆家,刚吃完早饭出门一看,屋前的杏树上咋有一个人,走进一看,原来是我二弟。我们到外婆家拜年时,他远远地尾随在后边。当我们进屋时,他又不敢进,却爬到门前的杏树上去了。赶紧叫下来,快到屋里先吃饭。
 
过年时看秦腔戏和社火也是一大幸事,我当时由于年龄太小看不懂剧情,最爱看的还是舞台上画着白鼻梁的丑角表演和武打戏。但秦腔哪优美的曲牌旋律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是我至今的最爱。
 
我过年看社火表演也是兴趣很高,无论原上原下,只要听说哪里有社火,都会跑去看。哪丰富多彩的高跷表演,我们称为柳木腿。每次看完后,我都会在家里找两根棍子绑在腿上,手伏墙,象模象样地慢慢学着“走”起来。
 
------
 
年年都过年,过年必聚会。父母在哪,就以哪儿为中心。我长大参加工作以后,从一开始带着妻儿挤公共车回白鹿原上过年,到后来一大家人在西安和父母团聚。从为待客在家里忙忙碌碌准备几天,再到饭店去聚餐。今年过年,我们安排88岁老母亲和她的四个妹妹以及家人在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欢聚一堂。随着条件的不断好转,过年一年比一年隆重。依然有秦腔大戏和社火表演,更有丰富多彩的春节晚会。古城西安火树银花,五彩斑斓,城墙灯会,令人眼花撩乱。但我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年味似乎越来越淡了。
 
我还是无限怀念哪儿时的过年!
 
作者简介
------
 郗崇民,祖籍白鹿原大亮村,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毕业,高级工程师。
    888集团女优三昇体育 澳门新皇冠娱乐平台 澳门足球网开户 澳门金沙十大平台 太阳城申博登入
    龙8游戏官网 澳门高尔夫赌场登入 十三张幸运注单 新濠天地指定平台 澳门会娱乐场
    银河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申博太阳城亚洲娱乐网 悦凯游戏总公司 申博百家乐怎么赢钱 菲律宾138官网
    博狗游戏忘记密码 同花顺娱乐网上百家乐 申博开户唯一 宝马代理最高占成 明升亚州登入